2003年11月4日

Jordan他完成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在未來的科學歷史裡,有可能會為他記上一筆。

他和俊文利用那個細胞模擬軟體(他們現在幫它取了個名字Cell Simulator , CS),與中科院的另一個小組合作找到了控制黏菌行為表現的方法。
那個小組專門研究奈米機器人( Nano Robot NR),做這方面的研究有十年的歷史了。印象中這個小組是出名的狗屁小組,幾乎年年沒有進度,我認識裡面的一個研究員是我國中同學。據他所說,他在上班時最常做的事就是和同事打連線遊戲。這種單位會做出成果並且和我們合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原來四年前,加入了一個新血,叫做陳旻鑫,德國漢堡大學電機博士,他帶了一組人回國領導整個實驗室,結果就此改觀。

昨天我第一次回實驗室,Jordan迫不及待的展示他的成就,雖然我在英國時我早就聽說了他的成果,也把他發表的論文徹底做了研究,不過昨天的現場表演仍然是無比的震撼。

他帶我去看他的專屬實驗室。老闆給他一個專屬實驗室,可見他在我們的小組裡面已經是無比的重要了。實驗室還算寬敞可以放下6台Lexus 430。實驗室裡看到許多標有NR的東西。Jordan在恆溫槽裡拿出他的傑作,也是我這時幾年來最熟悉也不過的夥伴【黏菌】。

【這可不是我們以前的黏菌。】Jordan。
【我知道。我看過你的論文。】
【我們稱呼這個寶貝M-1。看好了。】

Jordan走到電腦旁,開啟了一個程式。在一個輸入欄裡,我看他KEY入了
HELLO MY FRIEND
他回過頭問我
【準備好了沒?】
【嗯。】。

他按下ENTER鍵。恐怖的事情發生了。M-1。開始慢慢移動變形。這暗紅色的變形怪蟲慢慢的斷裂成十三個部份,是英文字母,H-E-L-L-O-M-Y-F-R-I-E-N-D。 
【Hello my friend!】我忍不住大叫。
Jordan又KEY入了一些字,我看那個怪蟲又開始緩緩蠕動。
Welcome Back,I MISS YOU。
我瞪大了眼睛,久久無法說出話來。這果然是空前的創舉,我們竟然能控制這個低等生物。
【怎麼樣厲害吧。】Jordan說。
【你沒在論文提到他可以變形。】
【這種事不能提啦,這可是國家機密。】
他們的研究已遠遠超出我的想像。我的襯衫已溼透。
【你覺得做出M-1妥當嗎?我以為你們只是調空牠的生理反應。】
【學長,你覺得我做的太過火了嗎?】
我點點頭。
【科學是沒有界限與限制的。我們今天終於可以掌控另一種生物。這讓我們成為上帝。】
【藉著NR扮演的上帝,不是上帝,是魔鬼。】
【學長,你不覺得M-1的誕生,將會像聖經的故事一樣成為傳奇嗎?我們用CS為基礎,能百分之百模擬M-0(M-1的前身),然後藉由我們的基因導入技術,我們抽掉M-0的DNA,把NR導入,偽裝成黏菌的DNA。欺騙黏菌細胞。然後我們在控制NR命令黏菌做事。】
【用什麼訊號遙控NR?】
【聲音,高頻的聲音,這個程式能製造出高頻率的音波,在藉由這個改過的喇叭播放。】
【所以每台有喇叭的電腦,都有可能控制牠?】
【沒錯。軍方對這個生化機器人很有興趣。】
這麼說來,M-1可變形,可移動,可繁殖,可搖控,而且攜帶方便。
【我們現在正在努力的是如何讓NR能在M-1裡面自我複製。這樣…..】
【夠了。】我把對話打住。我實在不想再聽下去了。這已經背離了我的想法。

我很清楚軍方在幾年前就開始強力主導這項實驗,那些老頭子早有預謀,只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他們竟然是打算要創造一個生化機器人。

2004年01月03日

新的一年到來,似乎無法讓我提起興致。在這個環境下工作,讓我坐如針氈。大家努力的重點都在Jordan的研究,連老闆也是。而我實在無法苟同這個計畫,或許我該離開這兒眼不見為淨。元旦那天我驅車前往台大醫院去探視俊文,他的病情更加惡化了,當初促成這個研究計畫的是俊文,而Jordan只是他的助理罷了。
【血癌細胞,偷偷....的取代了我.....的白血球,現在我身......身體有數以萬計的“白血球“,但是沒有....沒...有一個能在戰場上捍衛我....我...的身體,呵.....呵呵.... 我抵抗力驟降,我....我被佔領了。咳、咳~~】
他染上了肺炎,一直高燒不退。抗生素一代換一代,既使換上了最強效的抗生素病情仍然沒有起色。他一天只清醒個幾個小時,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昏睡。
【聽說M-1已經可以自我複製了。NR小組企圖心很強。】我憂慮著說。
【咳~~事……事情似乎有….點衝過頭了。】
【嗯。】
【我不知道我…當初的努......努力是否是正….正確的。】
【不是你的問題,後面的發生的事情是你無法掌控。你的當務之急是要好好養病。這件事我會想想辦法。】
【要…..要…..要有強制關閉M-1裡的NR的機制才行。不然….出問題時….會無法阻止它。不要怪Jordan。發球權在NR小組身上,你學弟只….只是個棋子。我的老朋友,我所有的期...咳..咳,期待都在你的身上。】
【你放心,我們會找出方法的。】…………
【等你好了,我們一起去看看方琴。你要加油。】.......

醫生說他可能過不了這一關,接下來的日子完全要靠他的意志力撐下去。看樣子是該直接請教NR小組的時候了。

2004年3月15日

一個月前我被關入台北中山分局的拘留室一關就是一個多禮拜,原因是傷害罪。在理面我得知俊文過世的消息。他的癌症病發肺炎,而且病情持續惡化,後來因為呼吸衰竭而離開人間,英年早逝。

前天我去參加他的葬禮。在喪禮上我遇見了一個男人,陳旻鑫。
【喔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蘇博士阿。怎麼樣看守所的飯好吃嗎?】
【哼,托您的福還不錯,咦?陳教授你的下巴接回去了啊。】
我看他滿臉漲紅,青筋畢露。
【姓蘇的,你給我小心點,如果你嫌被關不夠,很快的我會讓你住一輩子。】他氣沖沖的離去。

會有這般的衝突那要回朔到1月11日。我按照俊文的建議,前往面會NR小組的指導教授陳旻鑫小討論是否有能力強制關閉NR。第一眼看到陳旻鑫那個傢伙,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這比觀賞M-1的表演還讓我震驚。他…..竟然是……那個神祕人--小平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風~木瓜~魚~藍天

woo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