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今晚失眠, 手裡拿的綠色的小碎花香包
思念過去生活在這座城市裡的女孩

 
歌曲:Melody  by 玉置浩二
*******************
[ 你這本書逾期三天了, 總共15塊。] 女孩冷冷的說。
滴、滴、滴.....
女孩拿起掃描機認真的掃過書本上的條碼。
女孩的手纖細、白裡透紅, 抱起原文書, 手微微的顫抖著, 很費力的把書放到身後書車上。
[我只有五百塊, 麻煩找錢,  謝謝。] 男孩咧著嘴說。
[這裡沒錢可以找你, 不交錢的話, 我要把你給登記起來, 你叫甚麼名字, 甚麼科系的。]女孩冷冷的說。
[這位手無縛書之力的同學, 我可不是這裡的學生, 我只是幫我妹妹還書, 她才是這裡的學生, 要我給錢你別想, 我不會繳錢的, 你拿我沒辦法的呦。]男孩咧嘴笑的更厲害。
[手無....你好可惡, 你這樣子, 我要報告教官, 在這裡不要動等我回來。]
女孩氣呼呼的起身往教官室走去。
男孩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臂,  女孩的手臂冰冷、纖細, 白皙的肌膚裡, 透露出剛毅的骨氣。
[同學別這麼真, 只是15塊錢而已, 我們打個商量。看你胳膊這麼單薄想必很久沒吃好料的,
這樣吧我吃虧一點請你吃個飯, 當作逾期金囉!]
[我不跟陌生人去吃飯, 你趕快把錢繳了, 後面還有一堆人在排隊還書。]
[哥! 你在幹嘛, 還三本書還那麼久?]
[楊宜凡, 他是你哥阿, 油嘴滑舌, 借的書過期了, 還想耍賴不繳逾期金! ]
[哥!你在幹嘛啦!]
[我在幫妳還書阿, 是這位同學不找我錢的。]
[你...]
[哥!不要在講了啦! 方雯 對不起, 總共要多少錢........]

*******************

[剛剛那位圖書館的工讀生有夠恰!]
[哥, 你幹嘛跟人家鬥嘴啦。欺負人家這麼有趣嗎?]
[欺負?我哪有?]
[你那沒有, 你沒看到人家那麼虛弱嗎? 人家生病耶! 哪有人故意去欺負生病的人阿?你真是有夠壞!]
[生病?] 男孩露出內疚的表情。
[嘿阿, 聽說她有Purpura!] 
[靠!不要在我面前烙英文啦!聽無啦!到底係蝦米碗糕病啦!]
[Purpura叫紫斑症, 是血友病的症狀啦!她的血液不太好凝固, 聽說她常常要輸血。]
[輸血?幹嘛要輸血?]
[我不知道啦!]
[妳不是學醫的怎麼會不知到?]
[我牙醫系啦, 很多東西還沒教啦! 真是的。]
[夠恐怖, 妳蝦米攏未會, 我以後才不要給你看嘴齒勒! 密醫, 虧我還賺錢給妳念書。 不行! 現在給我回去念書!]
[不要! 我今天晚上要去看你上台表演。]
[那有什麼好看, 在家裡聽不夠嗎, 真是的。]
[那不一樣阿, 今天要唱的這首歌從無到有你可是花很多心思和時間耶, 而且重點是很好聽。我一定要去囉。]
[好啦!不過要給200塊!]
[幹嘛要給200塊!]
[喂!那家民歌餐廳最低費是200, 你來聽當然要給200囉!哈哈!]
[你.....]

*******************

男孩每天下午都去吉他教室教彈吉他,下課後會繞去學校載小妹回家, 晚上星期1,3,5可以的話會到餐廳去表演自彈自唱賺點生活費。
兄妹兩跟父親住在租來的公寓裡
父親是開卡車的, ㄧ個禮拜回家一次, 所以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兄妹兩互相照顧。
[小妹, 在這! 回家吧, 今天晚餐去吃燒烤!]
[哥! 我晚上有聚餐, 不跟你去了, 對不起啦, 我們改天去吃吧!]
[真是的, 有事情也不早講.....] 
[搶劫!]
一個機車騎士光天化日之下, 在校門口, 搶了一個女大學生的包包, 在人群中, 加足馬力, 揚長而去。
男孩正要騎車掉頭去追,  一個女孩被逃走的騎士擦撞, 啊的一聲倒在地上。
眾人立刻圍向前, 七嘴八舌了起來。
似乎沒有人理會被搶的女大學生, 沒人管搶匪, 注意力都轉移到這個倒地的女生身上。
[她很像昏倒了!]
[要不要叫救護車!]
[笨蛋醫院在旁邊叫甚麼救護車。]
[應該把她抬過去。]
[好像是護理系的學妹。]
[她長得還不錯。]
[怎麼碰一下就變成這樣!好慘!]
[哇! 好多血!]
[流血了!]
[流很多血!]
[怎麼辦!]
[哇!怎麼辦!]
男孩也湊前去看。
(是她...)
[讓開一下! 借過! 讓開一下!借過!]
男孩抱起女孩, 朝對街的急診室飛奔而去。

*******************

[學長, 她血好像不太會凝固。] 急診室裡的實習醫生, 正經八百的向一位滿臉烙腮鬍的胖醫師報告。
[不要向我報告這些有的沒有的, 我要的是你的初步診斷和處理方法。血液不會凝固? 你不知到要問家屬病史,做理學檢查嗎,  抽個血檢查吧!白痴! ] 胖醫師咆哮著說。
[請..請問, 你是她的家屬嗎?] 那位實習醫師像洩了氣的氣球顫抖著問。
[我不是他的家屬, 她剛剛被機車撞了, 腳好像有擦傷, 一直出血。]
[對了, 聽說她有血友病!] 男孩沒頭沒尾的說。
說著說著整張床都是稀稀血, 染溼整片被單。
[她的血壓量不到了!] 一位身材姣好的護士, 發出殺雞般的聲音大叫著。
[先生, 家屬先到旁邊一下, 我們需要急救!]胖醫師一個箭步就衝向前, 把女孩推進去急救室, 裡面乒乒乓乓大夥七嘴八舌。
男孩呆做在椅子上, 不知道他在這裡做什麼。 今天應該跟小妹去吃燒烤, 吃完以後在家看HBO, 怎麼現在竟然坐在急診室裡, 守候著只有一面之緣的人。

*******************

[方雯的家屬!]
[方雯的家屬!]
[方雯的家屬!]
[先生, 你是方雯的家屬嗎?] 過了一個多小時後, 大鬍子醫生不耐煩的說著。
[阿!不是...啊...是, 我是她家屬。]
[她醒了, 出血點是左大腿的撕裂傷, 傷口也經縫合好了,血止住了, 現在正在輸血, 目前算穩定, 你可以進去看看她, 不過她今天要住院呦。]
[她左手手臂有一大片瘀青, 看起好幾天了,要先跟您說一聲, 不像今天受傷的呦。進去看她吧, 她現在最需要男朋友的陪伴了! ] 身材姣好的護士從大鬍子的身後探過頭來跟男孩說。
(我? 男朋友? 甚麼啊?)男孩心裡低估著。
急救室裡被一個簾子隔成兩區。簾子裡面傳出 [噗次~噗次~噗次~噗次~] 的機器聲。 而靠近男孩的床上躺著一個女孩。
今天的女孩身形憔悴, 比上次看到更白, 兩隻手接滿了管子, 好像攻殼特攻隊的女主角。左腳包滿了繃帶。
女孩勉強的抬起頭看著走向前來男孩。
[你是.... 宜凡的哥哥。 是你帶我過來的嗎?] 女孩的聲音只有氣聲, 跟那天據理力爭的氣勢完全不一樣。
[恩~是的。你昏倒了而且流很多血。]
[謝謝你。我好像又闖禍了。]
[你沒有闖禍, 別胡思亂想了, 好好休息吧。醫生說你今天要住院, 你有家人的電話嗎? 我幫你連絡, 你應該需要家人照顧。]
[我爸媽在國外上班, 沒有在台灣。]
[沒有其他的親戚朋友嗎?]
女孩費力的搖搖頭。
這時男孩看到女孩左手臂的瘀青, 非常大一片, 隱約還有掌痕。
[對不起, 讓你手臂變成這樣。很對不起。]
女孩淡淡的笑著[沒關係, 謝謝你今天幫我。]
[小姐!你今天要住院, 這是住院單, 麻煩你填上姓名、身分證字號、住址、連絡人.......]身材姣好的護士又突然出現在男孩與女孩之間。
[我們會讓妳們趕快上病房, 隔壁床躺一個快不行的病人感覺很不舒服吧!再忍一下吧。]身材姣好的護士小姐應該有D cup吧, 說完ㄧ溜煙就不見了。
[快不行的病人...] 女孩仔細看著布簾, 發現布簾露出一双蒼白的腳, 隨著機器聲震動著。
女孩看著男孩, 眼神露出害怕的神情。
[沒關係!不要害怕, 有我在這。] 男孩不知到自己為甚麼說這句話, 也不知到為甚麼伸手握住女孩的手。
[兩位, 不要在談情說愛了, 趕快把住院單填一填, 可以上病房了。] 護士又再度出現, 嚷讓著。
[我現在不只手無縛書之力, 我現在連筆都拿不起來了。你幫我寫吧。] 

男孩拿起筆, 坐在床的旁邊, 一個字的, 一個字的填寫著住院單。
女孩仔細的念給男孩寫。
這時吵雜的急救室變的寧靜, 大鬍子醫生, 實習醫生, 辣妹護士, 通通不見了。
只聽到女孩的說話的聲音, 男孩複頌的聲音。                                                                                                                                                                                                            
時間彷彿慢了下來
世界好像為他們兩人這一刻變得非常緩慢的運轉。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風~木瓜~魚~藍天

woo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