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8月27日 很久沒有打開筆記型電腦寫日記了。

今天回歸正題談談我們的研究吧。

前一陣子因為我不在,老闆只好自己下海領軍。

很諷刺,黏菌的研究在我離開的那一年開始似乎有一些進展。 目前我們對牠的基因定續大概了解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我們的目標是設法控制牠的行為表現。 隔壁實驗室發生的事, 即使來新的研究團隊, 陰影遲遲仍未散去。俊文還在那裡工作,雖然他非法得到了細胞模擬軟體, 但是由於在現實層面它幫助我們解決了不少疑惑。所以被偷偷地留了下來,這是公開的祕密。許許多多的實驗,可以用這個軟體先模擬預跑一次,就能窺知八九。這樣實驗的方法讓我們更容易去設計一個實驗,更加清楚明白實驗的大概結果會如何。

 

1998年9月28日 今天是教師節,大夥出錢請我們的教授吃飯,感謝這些年來他對我們這些無知後輩的包容與指導。今年令我驚訝的是,我也被列入被慶祝的一員,算算年頭,加入老闆的團隊已經滿八年了。醫學院畢業以後屢屢無法考上醫師執照,經過幾年的密醫生涯,毅然決然的報考台大基礎醫學研究所。後來也奇蹟似的上榜了。從此踏上這個不歸路。上班開march,下班租房子,而女友仍遙遙無期不見蹤影。從一開始的父母親不諒解,到現在百分之百支持我的研究。我和老闆一直堅信著,我們是台灣學術界的搖籃,縱使我們的實驗室如此微不足道,但是藉著帶領辛辛學子投入研究領域,我們期待能在這個學術沙漠,灌溉出一片廣大的綠洲。

 

1998年10月12日 軍方高層急著要我們簡報研究進度,這回不必我出馬了,改派Jordan上戰場。他已不再是個生澀的新兵,最近他的表現可讓我們這些老鳥吃味了。呵呵,看他有如此的進步,我做他師兄的也別有榮焉。

 

1998年10月14日 實在搞不懂,我們這種基礎研究,為何軍方是如此重視。台灣的高層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積極?他們把學弟的報告罵的一文不值。東挑西挑,直說我們不努力做研究。害老闆頻頻照起來說明、道歉。我認識他那麼多年,第一次看到他如此低聲下氣。 Jordan回到實驗室後很不滿意。在那裡和一個研究生大談國防部的不是,他不甘心被這些軍人看扁。揚言要好好做給他們看。 果然是年輕人,被台上的幾個老狐狸激一激,馬上就變成一個猛獸了。 

 

1998年10月25日

隔壁的新教授他是喝洋墨水長大的,講沒幾句就“烙“英文,實在很囂張,最近他們努力在開發奈米技術,用來應用在我們的細胞研究中。俊文天天過來這跟我抱怨,新的老闆跟老蕭一樣拼命,而且非常自以為是。重點是對方只有27歲,而俊文大他歲7歲。卻在他的旗下做事。
自從那件事情以後,我和俊文便成了好朋友,常常分享工作的經驗和看法,他想要設計一個真實的奈米模組,模擬黏菌的染色體。然後抽換到黏菌的染色體換成模擬染色體,這樣看看是否能騙過這些低等生物繼續生長甚是繁衍。

1999年1月10日

我決定聽從老闆的建議,經由他的推薦到他的母校英國劍橋大學跟他的恩師學習,順便攻讀博士班。也是主攻基因的表現和操控。預計下個月出發,先跟他的恩師Dr. Harrion 做實驗在等開學以後開始讀書。

2003年11月3日
我在家整理房間,發現了這台IBM Pentium 筆電。自從3年前出國以後就買一台新的筆記型電腦。而這台古老的機器可是跟了我出生入死上山下海。Win95優雅的跑著,過去的種種透過電腦螢幕一一浮現。還有這份word檔更是我的寶貴記憶,我小心翼翼的把檔案轉移到我的新筆電裡。時代的巨輪不停的轉動,世界快速的變遷,電腦是如此,在科學界也數如此。曾幾何時基因定續已經是各家的家常便飯。而現在能控制細胞隨心所欲的改造它,反而成為眾家新的標的。想起當年俊文想法,現在儼然成為當今的顯學。可惜幾年來俊文過的不太順遂,他在今年年初罹患血癌目前有一天沒一天的來上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和病魔纏鬥。而他的老闆,那位年輕的教授,在去年也是血癌過世。
謠言也隨之四起,大家傳言那間實驗室不乾淨,短短幾年死了兩位教授,一個女研究員,現在又一位有研究員得血癌。上級也派過環評組來作過評估,也沒找出有致癌物質存在。
然而當紅炸子雞,反而是我們的Jordan同學。自從我出國以後,他就代替我的位子,盡心盡力的幫老闆做事。雖然這三年研究一直沒有重大的突破,但是他的一些新穎觀點和看法,常常受到老闆的讚揚。
而且最令人驚訝的,是發生在我回國的前兩個月,也就是9月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風~木瓜~魚~藍天

woo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