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芸雙手摟著男孩的脖子, 親吻著他的額頭, 舌尖從耳背滑過嘴唇, 逗留一下後繼續朝身體的其他地方前進。不一會功夫, 全身上下都被她攻陷。當她再次回到男孩耳邊時, 男孩已經被搞得七暈八素了。

 

【學長, 進來好嗎?】

男孩回過神, 看著她那水汪汪的雙眼, 點了點頭。男孩幫她整理一下頭髮, 吻了她額頭, 溫柔的親吻了水嫩的雙唇、耳垂、乳房, 然後到了那私密的地方。曉芸不自主的抽動著身體, 喘息著, 

【學長, 快點進來!】

男孩抱起她, 他們的雙唇緊緊的融合在一起, 久久無法分開, 兩人的雙手不停的在對方的背上遊走, 一個人在享受對方細致無暇的肌膚, 另一個則是獲得一種結實而安全的滿足。當兩人在心靈上的交媾也是如此協調時, 男孩也順利的進入她的身體。這一刻是水乳交融的一刻, 雙方的身心靈藉著這一次的相遇不斷的試探、學習、了解。最後他們找的了對方的頻率, 舞動了起來, 整個房間似乎也融入了這個音律, 床、燈光、甚至整個房間都跟著舞動了起來, 一切的一切是結合的如此完美有韻律, 直到那一剎那.........

直到哪一剎那?

直到手機鈴聲響的那一剎那。

鈴~~鈴~~鈴~~

鈴~~鈴~~鈴~~

鈴~~鈴~~鈴~~

十點, 男孩的手機響了,

【學長, 起床了嗎?我第二節課都下課囉, 你還在睡喔!該起床囉。餐廳的餐桌上有我做的荷包蛋和手工麵包, 我一早辛苦爬起來做的喔, 你要吃喔!冷掉的話可以微波一下!就這樣, 掰掰!要想我喔!】

(是曉芸打來, 呃!頭好痛, 怎麼我躺在這麼大的床上?)

是一張king size的大床, 男孩大大的嘆了一口氣,一頭栽回被窩裡。

(昨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剛剛的是夢嗎?可是我怎麼覺得一切是如此的真實。)

他看著自己的雙手, 回想著曉芸細緻的肌膚, 這種觸感難以忘懷。 

(唉, 男人還是男人。)

 


 

昨天, 男孩騎著摩托車載曉芸回家, 

【學長, 我想喝酒。】

男孩沈思了一下【嗯!好吧。】

他們繞道附近的一家便利商店買了一打啤酒、豆干等下酒的東西, 就送到曉芸天母的家樓下。到了家門口她還是遲遲不肯下車, 

【學長, 你可以上來陪我喝酒嗎, 一個人喝好悶。】

【很晚了, 你早點休息吧。】男孩皺著眉頭說。

【那好吧, 這樣我知道了, 酒給我, 再見。我不會再纏著你了。】曉芸拿了酒掉頭就走。

【啊!那....我的吉他!】男孩看著女孩身上背的吉他, 吉他被拿走明天要怎麼去教吉他呢?

【就當作送我的禮物好了, 不然你要上來陪我喝酒。我才會還你。】

【這....】

不管怎樣男人就是種沒用的動物, 尤其是天秤座的男人。男孩狼狽的跟個曉芸坐電梯到21樓曉芸的家中。 

 


 

【學長, 彈點吉他助興吧!】曉芸一邊啜著啤酒, 一邊吆喝。

她套著一件鬆垮的T-shirt, 加上一條熱褲, 十足的居家打扮, 完美的胸型若隱若現, 而過大的上衣遮住了褲子, 只看到那純白而鮮細的大腿。酒精的關係她的臉和脖子已經紅成一片, 微醺的樣子令人遐想。

男孩吞了一口口水, 拿起吉他開始唱, 這是一個悲傷的旋律, 訴說著一個不該存在的戀情, 他適和唱悲歌, 而且加上一點酒意, 就停不下來了。一首接著一首, 悠悠的道盡各種心酸血淚,

這時曉芸說:

【學長都是你在唱, 我也要唱。】

【好阿, 那你要唱甚麼歌。】

【Loving you。】

男孩的手指開始播起弦, 輕爽的旋律開始瀰漫在房子裡, 有別先前的歌曲。

曉芸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拿著酒瓶當著麥克風開始唱了起來, 

Making love with you is all I wanna do

Loving you is more than just a dream come true

Cuz everything that I do is out of loving you

La La La La La.....

她唱歌的時候, 聲音變得更甜美了, 眼睛一直注視著男孩, 男孩也不由自主的看著她。

這時眼前出現許多的過去。 他看到曉芸熱心的招待客人, 親切的寒暄。他看到她在下班以後煮麵給大家吃的場景, 打烊後獨自打掃的畫面。又回想起每次曉芸拿水或食物給他時, 他老是給她冷冷的回應。回憶到王老闆生病時, 她是如此的心急如焚。這幾個月來大家從曉芸那裡獲得很多, 受到她很大的照顧, 而男孩自己又做了甚麼呢?

(這麼好的女孩, 而我....)

想到這裡男孩不自主的嘆了常常一口氣

【疑?學長, 你怎麼歎氣啊?】

【喔..喔..沒有啦。只是有點累。】

【厚!說這樣我不相...相....相信, 不管, 我唱個時你卻在歎氣, 要...要....罰妳喝三杯!】她也有點茫了。

【三杯?】

【對!你...你是男生所以.....一次三杯, 我一杯就好了。】

就這樣三杯黃湯下肚, 男孩眼前也開始朦朧了起來。

(我不行了, 曉芸....方雯.....)


 

醒來時已經是早上

男孩發現他躺在曉芸家裡, 而也還做了一個極真實的夢。

(應該甚麼都沒發生吧?)

他坐起來環顧四周, 天阿, 這只是個臥房嗎?至少有男孩的臥房兩三倍大。走出臥房更是令人吃驚, 客廳更是大的不像話, 可以停好幾輛車, 男孩吃驚的站在客廳裡發呆,

【早安!】身後傳來的的聲音, 讓男孩嚇得跳了起來。

(My god! 她家, 還有別人啊。)

這是一個中年婦女看起來應該是50歲左右, 身材高挑, 頭髮綁了一個包頭。穿著一身像慈濟志工般的服裝感覺很素雅, 面貌慈祥。 

【子雲先生早, 小姐有幫您做了早餐, 我已經熱好了, 要到餐廳用還是到臥房使用呢?】

【我...我...我到餐廳吃好了。】

【我叫杏梅媽, 是小姐的奶媽兼管家, 請多多指教。】

【您好, 我叫楊子雲, 不好意思打擾了。】

【杏...杏梅媽, 你跟曉芸一起住嗎?】

【是的, 子雲先生, 小姐上大學後就一直要求要搬出去住, 老爺只好在這裡買一層公寓, 而且要求我在這照顧小姐。】

這時男孩想起夢裡的翻雲覆雨

【昨...昨....昨晚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沒關係,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杏梅媽了解。】

(我的天阿, 她知道? 那場夢不會是真的吧?)

【那曉芸她今天好嗎?】

【小姐今天起的很早, 心情非常好, 還幫您做了一份早餐。 子雲先生你很幸運喔。】

【呃。】聽杏梅媽這麼一說男孩一臉狼狽。而對方也看出了這一點。

【子雲先生我這麼說好了, 這幾個月來, 小姐突然變得很開心,  我想是因為您的關係吧。 不過如果您對小姐沒有意思, 可不可以冒昧的請您離開她遠一點呢? 相反的如果您喜歡她的話, 要明白的讓她知道喔。 那麼杏梅媽可以知道你的想法嗎?】

這時候男孩看到杏梅媽在她慈祥的面貌背後透露出銳利的眼神, 他好像一隻被老鷹盯住的兔子, 一切的動作都被看透。

【這.......我自己也搞清楚。】

【呵呵!被我猜中了! 果然是這樣。子雲先生你請回吧。 在你想清楚以前, 離她遠一點, 這是為大家好喔。】

(杏梅媽說得也沒錯, 在我自己搞清楚以前, 還是跟曉芸保持一點距離好了。)

不過男孩腦子裡又浮現曉芸唱歌的樣子, 開朗的笑容, 還有夢裡的溫存。 想到這裡, 心酸的感覺從他的胸口浮起。

(我到底在幹嘛, 我喜歡的是方雯,我喜歡的是方雯! )

男孩步出了大門, 對著天空長歎了一口氣, 中午了去吃點東西吧。 

【疑, 學長你還在阿, 正好我還沒吃飯 走吧我們去吃點東西。我們中午去吃炒飯囉, GO!】

曉芸勾著男孩的手, 哼著昨晚唱的歌, 開心的樣子完全寫在臉上。

而這個男人呢?

男人就是種沒用的動物, 尤其是天秤座的男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風~木瓜~魚~藍天

woo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mind
  • 這小說也有激情的部分

  • 情不自禁嚕

    woosam 於 2008/11/11 00:15 回覆

  • AeEShop
  • 歡迎來參觀我的部落格唷^^

    http://blog.yam.com/AeEShop

    歡迎來我的部落格看看唷^^
  • OK
    謝謝

    woosam 於 2008/11/12 17: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