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5月29日

今天我洗脫了罪名,警察找到了真正的兇手。

一年了。我終於贏回了我的世界。


我連絡到了我的政戰部裡的同學,希望他能幫我查這個小平頭。他操外省口音,可能在台灣參與過跟我們類似的研究,或者在別的單位做一樣的研究。他身材結實,或許他是軍方的人士。我同學跟我說這需要一段時間查,不過依據這個小平頭的特殊背景應該不難找出他是誰,要我耐心等他的回應。

我也連絡了我的老闆,他很訝異我還敢出現在台北,他希望我能看在多年的老友份上聽他話去躲一躲。我央求他是否能提供徐方琴和黃俊文的住址。我要去了解一些事情。

那晚我先到黃俊文的住處,當時他正在家門口抽煙, 他看到我就做勢想逃,躲回家中, 我拔腿追了過去。他衝進客廳, 轉身拿起電視上的木雕朝我揮舞,我的頭硬生生的被木雕擊中,眼前一陣天旋地轉。他趁機拿起電話求救,我一拳揮過去,正中他的後腦勺。俊文應聲倒地。我用電話線把他的四肢綁起來,大聲的狂吼。


【你為何要逃走,你為何要逃走?】

我打開冰箱拿出一罐台灣啤酒, 坐在他面前, 兩人四目相對,足足有一個多小時之久。

【你為何要殺方琴?】他問我。
【人不是我殺的。】我啜了一口台啤, 仰天長嘆了一口氣。
【 你暗戀她很久了,還偷拍她。那天你們約出門以後,你在實驗室想非禮她,強押她到倉庫,她不從你就硬上,硬上不成,就在倉庫裡把整個頭淹到福馬林桶子裡淹死她。 你上鎖的抽屜裡的內衣褲就是證據。還有她肺裡面的福馬林,你們實驗室裡的倉庫就有很多, 不是嗎?】
福馬林,我怎麼沒想到這件事。我的實驗室是有好幾桶的福馬林。殺手,難倒是我們實驗室裡的人?還有我的抽屜上鎖?我從沒鎖過抽屜而且我沒鑰匙。是誰幹的?而且對方有我抽屜的鑰匙。
【那一陣子你和方琴在吵什麼?】
我看俊文的臉一沈,知道事有犀竅。
【那一陣子你和方琴在吵什麼?你有根警方說這件事嗎?】我瞪大眼睛對他吼著。
【這不重要,是我們的私事。】
他用怨恨的眼神看著我,似乎他真的認為我是兇手。我上前解開電話線, 幫他點了一根煙。
【我很喜歡方琴, 但是我發誓, 我沒殺方琴,我想查出是誰在搞我。今天我來只想知道你知道多少。沒別的意圖。】
俊文一臉訝異的眼神,他以為我會把他給殺了滅口。我走到浴室洗一洗傷口。準備離開。
【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我回頭問他。
我希望他能幫我到方琴家裡,看看方琴家是否留有一些線索。那天她有先回家嗎?她死的時候是穿另一件衣服所以應該有回家換衣服。那後來去哪了呢?
他說好,會幫我跑一趟。
【蘇遼,我相信你。】俊文這麼說我很感動,一直以來我非常討厭他,莫名的討厭。或許是因為他是方琴的男友吧。

【我們在吵有關一件研究的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煙, 慢慢的說道
我豎起了耳朵。額頭的鮮血滑過我的嘴角。
【繼續說。】
【當時我老闆的研究陷入膠著,遲遲沒有進展。儘管我們花在多的時間,日以繼夜的做仍然沒有頭緒。】
【那是個模擬細胞胞飲作用的實驗。我們的程式出了問題,怎麼都無法很漂亮的跑出細胞胞飲的機制。】
【後來,一個晚上,我老闆接到一封信,信上說他能提供解決之道,只要老蕭答應他的條件。】
【什麼條件?】
【3億。】
【3億,你是說錢嗎?】
【是的,他說只要他再能提出額外的研究計畫經費買他的產品,他就能提供解決之道。】
【我老闆答應了,他要我回去寫企劃書,正式向國防部提出計畫。我回去告訴方琴這件事情,她很生氣,要我拒絕這件事。我不肯,我執意要寫這份企劃。因為我也希望研究能有進展。所以我提了企劃,國防部批准了,立法院也通過了。錢下來後,對方也給我們一套軟體。很神奇的是,他真的解決了我們的問題,成功的模擬出細胞的胞飲作用,甚至其他的行為他都能模擬。老蕭很高興,還把這個軟體對外說成我設計的。】
【哼,他把自己推的一乾二淨。你被利用了。】我說。
【是阿,等我搞清楚狀況時,我後悔也來不及了,我失去了我的名聲,也失去了方琴。她決定要離開我。她決定報料給媒體,讓大眾知道這個醜聞。而且她還寫信到國防部,檢舉老蕭。】
似乎殺手呼之欲出了。
【你怎麼沒跟警方說這些?】
【因為你殺人的證據確鑿,而且我恨你。你打算奪走我的愛人。】
果然,當時我倆是互相憎恨的。

兩天後,我收到我政戰部的好友的電子郵件。他信上說

蘇遼 我的老友;
快逃,他們發現你了。你說的小平頭,可能的有四個人,
一個是陸軍上校柯銘,他在聯勤有個祕密實驗室也做相關的研究。
一個是上達貿易公司的經理叫金明,他在美國與大陸從事尖端科學儀器的買賣。
一個是前中央科學研究院的院士,叫林鋒,不過他上個月中風過世了。
另外一個人叫沈旬,他是個中南海的SPY。

我給你他們的電話與住址,不過我建議你趕快逃吧,有人要來殺你了。

你的老友


我趕緊收拾行李,打電話給我的老闆。這個動作很冒險但是我別無選擇。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訴了老莊,他在電話裡很驚訝,無法相信他的同窗老友蕭何亮竟然做出這種事。我希望他能幫我一個忙,能借給我他的通行卡,讓我潛入老蕭的辦公室,找尋那隻關鍵鑰匙。

【這樣你也不能證明什麼,找到了鑰匙他也可以說是你放的。他雖然用不法的軟體但不表示他一定有殺人。不過你今晚可以先住我家。】

這時我腦海裡閃過一個人。

張志強,他是警察。他可以幫我。

我拿出名片,打電話給他。他了解一切以後。很快的答應幫我這個忙。冒著被扣上越級越區辦案的風險。幫我查了方琴的通聯記錄,發現那天晚上,老蕭有打一通電話給方琴。然後他帶一組人到了蕭的辦公室與住處搜索。並且他的住處找到了我的抽屜的鑰匙。在現場逮捕了兇嫌蕭何亮。

自從老蕭知道方琴告上了國防部而且打算通知媒體以後,他就心懷怨恨。那天晚上他得知我要約方琴去看表眼認為機不可失,就在大家下班以後打電話給方琴,要她來實驗室因為俊文生病了很不舒服。方琴不疑有他,飛奔似的到了實驗室。老蕭在門口就先堵住方琴,告訴她俊文在隔壁莊教授實驗室內的長椅休息。方琴走進實驗室以後,兇手的原形畢路,強押被害人到倉庫,用福馬林把被害人淹死。然後拖去被害人的衣物,放到我的抽屜理並上鎖。再把屍體裝上車,開車到台中我的老家大坑棄屍。打算嫁禍給我。

至於小平頭,檢查官也去調查這三個人。但是都因為證據不足而不起訴處分。可惜的是我沒有查出小平頭的真正身分。
不過那都是旁枝末節了,重點是我回來了,終於可以天天看著我的黏菌還有那個可愛的Jordan學弟。

創作者介紹

風~木瓜~魚~藍天

woo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