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2月27日


轉眼已過了半年,看看以前寫的東西,往如隔世,天天和黏菌為伍的日子已經離我好遠好遠。我在這裡叫做朱文。找到一份工作,幫一個果農照顧他的梨子樹園。他姓張,67歲的老農民, 他有一個兒子在高雄工作,很少回家。張伯伯一個人住在一間土造的矮房子裡。這裡沒有自來水,有電但是他怕繳不起電費,所以晚上沒開燈,除非他需要燈光作一些事。張伯伯幫我用鐵皮搭了一間房間,還算舒適。雖然下雨會漏水,過去的我可能會覺得很遭,但是現在覺得漏水我反而才能生活。每次下雨,我都會很高興的用桶子在漏水的地方把水接起來,這樣就有洗臉洗手的水了。屋前有個大水缸,我們會把收集到的雨水倒在水缸裡儲存,以備不時之需。平常天一亮,張伯伯就會敲我的門...

【小朱啊,上工囉!】

每天,都會陪張伯伯去果園幫忙整理果樹,張伯伯有退化性關節炎,不能長時間走動,因此果園裡的粗活都是我幫他完成。而我的酬勞就是可以住在他家,靠他的物資生活。
上禮拜他的發電機壞掉了,我不會修,所以他希望我能下山到花蓮市找人修修看。
我面露難色,說真的我不太敢下山。不過看他失望的眼神,又不忍心。所以前天我鼓起勇氣偷偷坐車去花蓮市。
算一算已經有六個月沒享受文明的生活了。我住進一個旅社,享受一下蓮蓬頭的強勁水流,一個個結實的水柱,毫不留情的衝擊著我的腦門。一種暢快淋漓的快感,好舒服。
隔天一早,我到傳統市場,把手上一大箱的水果賣給盤商。他應該賣我多少錢,我也不知道,只要他開價錢,前三次我一定都不答應嫌太少。只要他提高一點點價錢我就賣給他。賣了一些錢,就去找地方修發電機。我花了一個下午終於找到修發電機的商家,我央求他上山幫我看看。這位大叔也很豪邁的答應了。
辦完事,我趁空檔買了一條筆記型電腦的電源線,一個收音機、一盒三號電池。就這樣打道回府。

在花蓮市,我也遇到好幾次警察,不過沒人認得出我。這也難怪,我頭髮流長了,滿臉鬍渣,跟當初的我差很多。
回到家裡,我把收音機送給了張伯伯。

1998年3月3日

經過上次去花蓮,我又可以打電腦了。昨天又再次看看之前的文章,讓我失眠。我似乎不應該躲在這裡。我應該去投案,說明一切,法院會還我公道的。繼續躲在這,只會讓兇手逍遙法外。

1998年3月6日
瘋子才會去投案,台灣的司法不會認真辦案的。只要案子有個答案,哪怕是錯誤的答案,他們也會把他了結掉。不行,我不能自投羅網。

1998年3月16日

實在很想爸媽,爸、媽你們過的如何。我躲到這裡半年,一點都沒和您連絡對不起。
我不孝…….

1998年4月3日

張伯伯的兒子回來了,他回家掃墓順便看看他。他叫張志強42歲。他,是個警察。
當我得知他是警察時我幾乎嚇得無法動彈。這時我才知道我是如此的懦弱,害怕被抓。
志強知道我這一陣子當在照顧他老爸,對我很感激。頻頻拍拍我的肩膀表示感謝。晚上,張伯伯煮了一桌的菜請了幾個鄰居,一同慶祝。

吃飯時,警察問我

【你家住哪啊,是哪裡人。】

頓時,我感覺我拿不住筷子,兩腳發軟。

【我是花蓮人。】胡亂答一通。

【喔,那怎麼會跑來這裡不去找個好工作?】

天啊,他是吃了什麼藥,還是天生警察的個性不由自主的辦起案子了。我壓根子忘了我回答了什麼,胡亂塘塞。應該都是很拙劣的謊言吧。經過那頓飯,我的衣服完全溼透了……

我不該在這樣下去了,還沒被抓自己就先嚇死了。今晚,1998年4月3日,我決定,我要回去。回去我生活的環境,我要回我的世界。

1998年4月4日

其實,張伯伯他兒子是個好人。對他父親很好。今天他臨走前還一直要求張伯伯跟他一起下山同他一起住。可是張伯伯斷然拒絕,他要和他的梨子園住在一起。志強他給我他的名片以後就開車下山了。

1998年5月17日

我離開花蓮山區已經快一個月了。一下山就偷偷地摸黑回到台中老家看看高堂老母。我挑一個下大雨的夜晚去按我家裡大門的電鈴。來應門的是么妹,她一點都沒變,還是一臉稚氣。么妹看到我,淚水馬上流過她那張麻子臉。我關上門,兄妹兩緊緊相擁。
【小妹別哭了。】
【爸媽已經睡著了。】
我輕輕的走到他們的床前,媽看起來更蒼老了,花白的頭髮,深陷的眼筐,不知她在這段時間是怎麼熬過來。家裡只有我一個男丁,想必他們必定悲痛莫名。我想輕聲呼喚他們的名字。可是聲帶已梗噎無法發聲。

【媽~~】我發出在我這幾個月最想說的一個字。
父親也醒了, 大叫一聲。我們全家哭成一團,我爸說最近警察還是會到我們家問我的下落,可見他們仍然沒有放棄。他們都相信我是無辜的,希望我能去投案。我說我會考慮不過我要先查清楚一件事。
隔天我草草收拾了行囊, 回台北一趟。

1998年5月18日

現在我要做幾件事情
1. 去燙個頭髮,變個造型
2. 找出小平頭的下落
3. 設法和我老闆連絡

我燙一個大波浪,像極了一個女生,並且把頭髮綁起來。然後我打電話給我的一個高中好友,他在政戰部上班, 我想找他幫忙。

1998年5月29日

今天我洗脫了罪名,警察找到了真正的兇手。一年了。我終於贏回了我的世界。來龍去脈改天再說, 現在最重要的事是趕去台中看媽媽。

 

創作者介紹

風~木瓜~魚~藍天

woo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