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5月19日

我一大早就滿心歡喜的期待著下班。

方琴今天穿的很端莊,淡淡的粉紅色套裝,袖口和裙緣還繡了一圈小花。感覺春天氣息充滿在這冰冷的實驗室,她今天沒有綁馬尾,反而是留著一頭飄逸的長髮,烏黑亮麗,非常的夢幻。我一整個早上都盯著她看,當我們四目相對時,我看到一個甜甜的微笑。天阿,好美。黏菌老弟,你就乖乖的和Jordan玩吧。今天我放你假,不要來煩我。整個早上,我都泡在方琴的實驗室,佯裝借東西、找人聊天,以藉機接近方琴。不過一整個早上,我沒跟她說到半句話,她實在太忙了。


下午,方琴不見了我找不到她,跑去問他男友俊文方琴的下落,這傢伙跟我說:【不要吵我,方琴去哪不關你的事。】 該死的俊文,你還真有禮貌阿…..

傍晚,我找到了方琴,她在實驗室外的花園裡和一個穿西裝的中年男子說話。那個中年男子身材十分挺拔,感覺肌肉很結實,理個小平頭,似乎他好像在求方琴些什麼,方琴不太理他。看這個小平頭,馱著背低聲下氣的樣子,實在很窩囊。一會兒,談話結束,方琴頭也不回的離開那個小平頭,走向我這來。我笑著對方琴打個招呼,可是她看也沒看我一眼,以非常冷淡的表情從我面前飄過去。我轉身叫她,她也沒回頭應我。怎麼了,蘇遼你背玩弄了嗎,你確定她今天要跟你出去?

我回過神,那個小平頭赫然站在我面前…

【蘇博士你好,能借一步說話嗎?】

嘿,小平頭兄,您也太抬舉我了,我不是個博士,連博土也稱不上,我只是個小小研究員罷了。這傢伙,操一個京片子,看起來很老陳,不過我看他只有30幾歲。

【對不起我只是個小小研究員,不是博士。】我問小平頭要幹嘛,他說

【您老闆莊成恩,是在研究細胞性向轉移是吧?】

這位先生,你可是消息非常阿令我震驚。由於老闆的研究經費是國軍提供的,所以做的研究是不對外說明的,這個小平頭怎麼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他還說他也在做類似的研究,如果有需要的話,他能提供我一些協助。怪,真是一個非常怪異的傢伙。我倆素昧,他竟然知道我的姓名,知道我們的實驗……..

小平頭看我滿臉疑惑,很識相的離開,他是個怪人。

下班後,我換上西裝在實驗室外等方琴,可是我等了很久,足足有2個小時吧,都沒等到她。時間已過了開演的時間,我只好開著我的小march打道回府。

總結今天,實驗沒作成,馬子也沒泡到而且被放了鴿子,還遇到一個怪腳。真是倒楣。

1997年5月20日

今天遲到了,接到老闆的電話時已經快接近中午了。在電話裡就被刮了一噸。誰叫我昨晚失眠,也不知道為什麼,腦筋不停的在轉,停不下來, 直但天邊冒出魚肚白,我才恍惚的進入夢鄉。

到了實驗室,我忍不住偷偷地溜到方琴的實驗室,想質問她為何昨天爽約。我站在門口不停著打量著實驗室裡面。疑,怎麼沒看到她?而俊文正在打電腦…

【方琴呢?】

【幹嘛?她今天沒來啦,你們昨天不是一起去看表演?聽說你還睡過頭。小鬼,你挺厲害的嘛。】

該死的家伙,你今天給我記著。方琴沒來上班阿?怎麼會這樣。一整天我六神無主,用玻棒玩弄著黏菌,今天黏菌似乎特別的臭。噁心死了。

1997年5月28日

老闆叫我和Jordan去他的辦公室,要我簡報一下工作進度和計畫。我們哪有什麼計畫,還不就是養酵母菌,切基因,種基因,再養酵母菌。不然就是…..媽的,被電的半個小時,我和Jordan滿頭包的步出辦公室。回頭看看這位可憐的學弟,他眼筐已泛著淚光,不愧是菜鳥,電一下就要哭了。看他那麼難過的份上今天我請Jordan吃飯。平常上班都沒認真的跟這個傢伙聊天,今天總算對他有點了解。Jordan本名是馬忠霖,單親家庭,父親老早就去世了,母親改嫁,從小就跟外公住在眷村是個十足的外省子弟。在學生時代他立志要當一個科學家,小學到大學代表學校參加多次科展,也算是個經歷豐富的傢伙。不過說也奇怪,我怎麼覺得他像是個門外漢,什麼都不懂,教什麼都不會,實在不像是一個台大高材生。

至於他為何會被叫Jordan,他跟我說大學時代他很愛打籃球,很愛秀,球打得實在不怎麼樣,而且身高只有160,所以同學就把他取名Jordan。呵呵,有點諷刺。

說到NBA,今年公牛隊不知能不能拿到總冠軍,爵士隊可是個強隊。
我和Jordan打賭,如果公牛隊贏球,他要請我吃飯。呵呵,古錐的學弟,打這種賭,你不是註定要請客嗎?

1997年5月31日

方琴已經一個多禮拜不見蹤影,俊文報了警,整間實驗室都為她擔心。她父親焦急的到處公告找她。
徐方琴,27歲,台中人,從小成績都在班上前三名,為人謹慎,認真負責,而且長得十分清秀,身材高挑,是得到上天眷戀的美女。大學她離開台中到新竹交通大學電子系就讀,在母校研究所畢業後她放棄科學園區的高薪到老闆蕭何亮的研究室工作。蕭博士主要研究奈米科技在生物體的應用,他和我老闆莊成恩是高中同學,現在一起合作有關模擬生物細胞活動的實驗。老蕭是個工作狂,每天待在研究室電腦前的時間室待在家裡的三四倍。在這常常看到一個場景,他老婆牽著兒子到研究室看老蕭,他老婆一直想跟老蕭說話可是蕭博士始終盯著電腦螢幕念念有詞,很少對蕭太太的談話內容有回應。老蕭幾乎住在實驗室,當他的老婆實在很辛苦。而方琴則是跟蕭博士做研究做三年。她工作很認真,每次都能把老蕭交代的工作如期完成,而且做的很漂亮。她的生活很單純,沒有不良嗜好。唯一的瑕疵就是黃俊文。黃俊文是他的大學學長,交往五年。俊文也是在老蕭旗下做事。據說是個難得一見的才子,老蕭有很多論文其實都是出自他之手。俊文是新竹客家人,家裡經商,從小就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可是在他大二時父親肝癌過世,家庭經濟也隨之一蹶不振。最近半年,他們倆感情似乎不太好,常常在吵架。大家都不太清楚什麼原因。警方隱約的了解,是因為方琴不滿意俊文做的一些事情,至於細節大家都不是很清楚。

今天早上警察約談了黃俊文,他沒說了什麼,那天晚上他和他的老闆加班到隔天早上,根本沒有離開實驗室。黃俊文還說,方琴當晚和我約好去看表演,方琴的下落我應該最清楚。
所以我也被約談了,我一五一十的說出那天我被放鴿子,根本沒跟他出去的實情。我覺得很奇怪的事,方琴失蹤,俊文似乎一點都不擔心。還是天天正常的做實驗,跟同事打屁。一點不像方琴的男朋友。

方琴,你到底跑去哪裡了,大家心裡都很焦急。趕快回來吧。

創作者介紹

風~木瓜~魚~藍天

woo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