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在醫院這ㄧ住就住了一個禮拜

[方小姐, 今天要拆線喔。] 護士親切的說。
[ 謝謝你。]
[妳今天氣色不錯呦!  對了聽護理長說妳也是護理系的學生阿?] 護士一邊說一邊拆那足足有15公分長的傷口。
[恩, 是阿, 我現在大二。]
[那我就是妳學姊囉。]
[恩, 學姐好, 請多指教。]
[呵! 乖, 有這麼可愛的學妹, 學姊我很高興!]
[妳大腿的傷口算長得不錯了。 疤也不是很清楚, 運氣算不錯囉。今天拆完線, 明後天就可能可以回家。]
[謝謝!]
[疑? 奇怪, 都下午五點了, 妳男朋友怎麼孩沒來阿?]
[他不是我男朋友啦, 只是個普通朋友。]
[呵呵! 天天來陪妳怎麼看都不普通, 看來他對你不錯。要好好把握!]
[學姐, 你這樣說我都不知該說甚麼好。]
[哈!妳真是的..... 阿!不說了, 曹操來囉!]
[OK, 線拆完了, 會痛嗎?]
[不會, 謝謝學姊。]
[不客氣。 喂! 小伙子, 要好好照顧我學妹呦, 敢欺負她, 我就給你好看!] 這位護士瞪大了眼睛, 盯著男孩張牙舞爪的說著, 說完就推著治療車轟隆轟隆的揚長而去。

*************

[那個小姐是誰阿?] 男孩狐疑的問。
[我學姐阿。] 女孩笑著回答。
[妳何時又蹦出一個學姐?]
[呵呵! 因為我人緣好阿。]
[是這樣嗎? 我帶牛肉麵來, 不閒棄的話, 就一起吃吧。]
[恩。]
[喂!拆線了, 感覺如何阿?] 
[沒什麼感覺, 只是傷口有一點點癢癢的。]
[不過看妳今天心情很好。]
[因為你今天有來看我阿。]
[我每天不是都有來看你?]
[今天不一樣呦。]
[怎麼不一樣?]
[不告訴你, 這是我的祕密。]
[什麼事情那麼神祕?]
女孩閉著嘴搖搖頭, 一副不說就是不說的樣子。
[好吧, 妳不想說就算了。]
[今天好開心呦!]
[護士今天發錯藥給你嗎?妳感覺怪怪的。]
[No!] 女孩搖著頭看著牛肉麵。
[因為你喜歡吃年肉麵?]
[No, 牛肉麵只有今天喜歡。]
[因為妳的祕密?]
[No!No!No!我不會說的。] 女孩開心的搖搖頭。
[明天禮拜天, 你會來嗎?] 女孩瞇著眼睛問。
[會阿, 怎麼了?神秘兮兮的。] 
[沒事。 明天我等你呦!]
[呵呵!OK囉!趕快吃麵吧, 快泡爛了。]

****************

星期天的早上天氣很好, 白雲、藍天, 讓人心礦神宜。
女孩坐在窗戶邊的病床上, 看著窗外的風景
[天氣好好。]女孩伸個懶腰, 打一個很大的哈欠。
[好想出去郊外走走。]
[等我出院, 可以帶我去武陵農場玩嗎?]
[聽說武陵農場春天去很漂亮. 有滿山的櫻花、桃花還有梨花。夏天和秋天去可以吃到很多水果, 秋天的武陵農場樹葉有些變成橘色、紅色, 各種顏色交錯著。 哇! 好想去呦......] 女孩說著說著手舞足蹈了起來。
[好阿, 這有什麼問題, 等妳出院, 我跟我爸借車, 然後找宜凡、妳一起去。不過在這之前, 妳要好好養病。] 男孩回答說。
[說了你可能不信, 我長這麼大, 還沒離開過台北市。] 女孩嘟著嘴說。
[我爸爸害怕我到外縣市, 萬一受傷, 要回台大醫院輸血會來不及。]
[是呦!你爸保護你保護的真好。看來等妳好了以後, 武陵農場就是妳離開台北的處女行囉。]
[沒錯!你不可以食言呦。]
[OK!]
[來, 這給你。] 女孩從背後拿出ㄧ個東西, 用一個塑膠袋裝著。
[這是甚麼?] 
[打開看看。]
男孩翻開糾結在一起的塑膠袋, 裡面是一個綠色的香包。 上面袖著黃色的小碎花。香包透出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
[是薰衣草口味的香包。] 男孩把香包湊在鼻子前面, 大口大口的吸氣。
[你真是的, 哪有人這樣子聞呀。 很抱歉應該要找紫色小碎花的, 可是沒有紫色的只好用黃色碎花的布作香包囉。]
[妳自己作的阿?]
[是阿, 一個人在醫院無聊做做手工打發時間。]
[謝謝妳, 香包很漂亮。]

[喂!老哥, 你那麼早就來啦。] 男孩聽到妹妹的聲音趕快把香包藏在口袋裡。
[疑, 方雯, 你們倆剛剛在做甚麼啊? 氣氛怪怪的。]
[沒阿, 我...我們剛剛在討論說, 等方雯病好了, 我們一起去武陵農場。 ] 男孩跟女孩互相看了一眼。
[武陵農場, 好阿好阿, 我也想去。老哥, 你不可以說話不算話呦。 我會幫方雯記住的。]
[好啦。我又不是這種人, 真是的。]
[方雯, 我今天買了牛肉麵, 大家來吃吧。]
[喂!你這傢伙幹嘛買牛肉麵啦。] 男孩皺著眉頭說。
[好吃啊, 不行嗎?]
[真是的, 要買甚麼也沒問我一下。欠揍耶。]
[沒關係, 牛肉麵很好啊。] 女孩笑著說。

星期天的中午, 窗外豔陽高照, 萬里無雲。 三個人倚在窗邊, 談論著現在、過去、未來。儘管今天的牛肉麵肉質很老, 儘管昨天已經吃過了牛肉麵。 女孩卻覺得今天的午餐竟然是如此出奇的美味。

***************

男孩走進病房, 看到的是空無一人的病床。
男孩問了隔壁床的病人方雯的下落。
[那位小姐啊? 早上她爸爸帶她出院了。一早就離開了。]
(出院了?她父親回國來接她了?)
能順利出院是好事, 不過男孩心裡卻感覺到一絲絲的不安.............

(待續)
創作者介紹

風~木瓜~魚~藍天

woo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